新闻中心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新闻详细

媒体:俄遭遇恐袭前美国曾给出足够具体提醒 太巧了

发表时间:2024-03-26 00:00:01

文 | 笑 饮

在莫斯科音乐厅恐袭事件发生后,美国方面声称,美国驻俄大使馆早在3月7日就曾提醒,建议美国公民在48小时内不要前往大型集会现场,原因是美方监测到有关极端分子计划针对莫斯科大型集会(音乐会)发动袭击的消息。

当地时间3月22日,莫斯科近郊发生恐袭

当地时间3月22日,莫斯科近郊克拉斯诺戈尔斯克市的克罗库斯城音乐厅发生恐袭后,中国新闻网援引美国《纽约时报》报道称,有知情人士称,3月初的美国大使馆警告,与3月22日发生的恐袭有关。

在恐袭发生后,“伊斯兰国呼罗珊分支”宣称对这一事件负责。

01

是不是太巧合了?

美方发出提醒,随后恐袭发生,“伊斯兰国呼罗珊分支”宣称对事件负责——

这样的“剧本”,今年1月就演过!

当地时间1月3日,伊朗克尔曼发生爆炸,导致94人死亡。1月25日,有媒体报道称,美国官员透露,在克尔曼恐袭发生前,美国政府曾秘密提醒伊朗,“伊斯兰国”准备在伊朗干一票。

1月3日,伊朗克尔曼发生爆炸,导致94人死亡

据所谓的“知情人士”透露,美国方面传递给伊朗的信息足够具体,也足够及时,可能可以帮助伊朗当局挫败此次恐袭,起码能够减少伤亡。

目前可见,非常遗憾,无论是克尔曼,还是莫斯科州,最终都发生了恐袭,且都造成了重大人员伤亡。

有一点值得一说——

伊朗也好,俄罗斯也罢,如今与美国是什么关系,世人皆知。

自伊朗伊斯兰革命以后,美国、伊朗几乎就是仇人相见一般。

自苏联解体以后,特别是美国遭遇“9.11”恐袭以后,美俄有过短暂的“蜜月期”,然而,起码在2014年克里米亚危机以后,美俄关系就急转直下。及至俄乌冲突以后,说美俄关系如同冰水一般冷,殊不为过!明面上,要说美俄还有什么联系的话,也就差没有断交了。

这样的情况下,哪怕有来自美国的提醒,凭什么别家不会认为是“黄鼠狼给鸡拜年”?

当然,美国方面的解释是——

“美国政府长期奉行一项‘有责任警告’(duty to warn)的政策,这项政策被历届美国政府执行,以提醒各国政府防范潜在的致命威胁。我们提出这些警告,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我们不希望看到无辜的生命在恐怖袭击中丧命。”

0 2

3月23日,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市举行活动悼念莫斯科近郊恐袭事件遇难者,市长舍斯塔科夫在中心广场献花 图:新华社

不妨对比下伊朗、俄罗斯在遭受恐袭后,针对美方的一些话而做出的回应。

伊朗方面对美国通过媒体公开所言,诸如“事前提醒”云云,一概无可奉告。

俄罗斯方面,则由俄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对外点评美方所言。扎哈罗娃专挑美国方面披露信息中的一点——乌克兰政府与公民没有参与此事的迹象。她认为,美国这是肆意包庇乌克兰方面。

如果针对3月23日俄总统普京讲话中透露,恐怖分子是在逃往乌克兰途中,在俄乌边境被抓获,则似乎俄罗斯方面仍然公开怀疑此事与乌克兰有关。

当然,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也做出了回应。泽连斯基称,普京和其他人正试图把责任推卸给别人。“他们的方法总是一样的。这一切我们以前都见过。当房屋被炸毁,大规模枪击和爆炸发生,他们总是责怪别人。”

总感觉泽连斯基不说话还好,他在这时候这么一说,加上他继而说的“他们来到乌克兰,烧毁了我们的城市,然后试图指责乌克兰”,就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了。

图为泽连斯基在讲话 图:资料

当然,从逻辑上说,正与俄罗斯发生冲突中的乌克兰泽连斯基当局看到俄罗斯发生恐袭,很难去表示慰问,很难去指责恐怖分子。但这时候,如果他少说两句,也许并非坏事。

因为泽连斯基说了那么一大堆,反而进一步令俄方怀疑此次恐袭与乌克兰有关。当然,截至目前,俄罗斯方面并没有声称掌握乌克兰参与恐袭的证据。

还是要注意一个细节——

在“伊斯兰国呼罗珊分支”宣称对恐袭事件负责以后,俄罗斯方面并没有确认这一说法。

有朋友看到一个情况,此次恐袭,犯罪嫌疑人并不似经典的“伊斯兰国”恐怖分子那样不要命。而在被捕后,其中还有人披露细节。无非是拿人钱财替人办事。

什么时候“伊斯兰国”变成雇佣兵、职业杀手了?

从此次恐袭人员之训练有素,则能看出,其背后有军事技能方面的高人指点,甚至亲自下场进行训练。这似乎不太像时常捆成人体炸弹、穿着拖鞋也能上街作案的“伊斯兰国”的恐怖分子之做派。

0 3

“伊斯兰国呼罗珊分支”之“呼罗珊”,本是处于巴基斯坦、阿富汗、伊朗的一片地方。

“伊斯兰国呼罗珊分支”的资历也并不老。其成立于2015年初。

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南亚研究所副所长、副研究员王世达曾撰文称:“2014年9月左右,总部位于中东的‘伊斯兰国’派代表前往巴基斯坦会见巴基斯坦塔利班等当地武装分子。几乎与此同时,大量支持‘伊斯兰国’的传单、旗帜和宣传材料开始在巴基斯坦部分地区出现。”

2021年8月30日,一架美国军机从阿富汗喀布尔机场起飞

在王世达看来,“伊斯兰国呼罗珊分支”目前与阿富汗塔利班有着竞争关系。在美军与2021年8月撤离阿富汗后,“伊斯兰国呼罗珊分支”在阿富汗的活动空间已经增大。

更有专家认为,美军撤出阿富汗的同时,与阿富汗等地的一些组织是有情报勾兑的。这也就能解释为何美国也许提前获得了伊朗、俄罗斯可能遭遇恐袭。反正,美国情报方面有特长,并不是没有原因的。

问题在于,未来,国际反恐作战之时,美国究竟是全身心投入反恐,还是对恐怖组织继续予取予夺?

这一点,值得进一步观察。